撰文: 香港01記者
2017-10-03 00:00
  • 中共領導人常常講,「槍桿子裏出政權」。毛澤東、鄧小平的年代是領兵打仗、打天下的革命時代,毛鄧二人由於長期指揮軍隊的資歷,無疑擁有軍隊的最高統帥權。然而,鄧小平之後的中共領導人多屬「文人治軍」,尤其是胡錦濤時期遭兩位軍委副主席架空,中共傳統的「軍委主席負責制」淪為一紙空文。

  • 十八大之後,習近平通過軍隊改革、軍中打虎等系列行動,在軍隊制度及人事安排上破舊立新,還被官媒冠以自毛鄧之後停用的「最高統帥」稱號,一步步重塑了軍中權威。

習近平被官媒冠以「最高統帥」稱號。(資料圖片)

習近平自2012年上任以來,不僅擔任黨、政、軍一把手,而且身兼7個領導小組負責人。7月10日,新華社一篇回顧習近平軍改的文章中,三度直接用「最高統帥」稱呼習近平。這也是繼前中共最高領導人毛澤東和鄧小平以來,時隔20年後「最高統帥」再次出現在中共的話語體系中。

毛澤東之後,「最高統帥」一詞幾乎從中共官方話語中消失,即使被視為「中國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的鄧小平,據可查的官媒報道中,也只有兩次被稱為「最高統帥」——一次是六四事件之後,一次是鄧小平去世之後、香港回歸之前。

中共落實軍委主席負責制。(資料圖片)

中共落實「軍委主席負責制」

如今,中共官媒將「最高統帥」這一稱呼賦予習近平,顯然並非偶然之舉。其實,早在兩年半之前,中共軍方密集強調「軍委主席負責制」時,就已經透露出了某種玄機。

「軍委主席負責制」並非新名詞,中國憲法第九十三條早已規定「中央軍事委員會實行主席負責制」。雖然解放軍高層稱,強調「軍委主席負責制」主要是因為「當前意識形態領域鬥爭尖鋭複雜,敵對勢力妄圖把我軍從黨的旗幟下拉出去」,但是外界普遍認為,解放軍強調「軍委主席負責制」,內部要素要遠遠大過外部因素。中共強調「軍委主席負責」,恰恰是因為在過去的二十年中,對於軍隊的領導的並非完全掌握在軍委主席手中。

自1949年以來,中共一共產生6位軍委主席,依次是毛澤東、華國鋒、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華國鋒是短暫過渡性人物,其軍中地位可以忽略。毛澤東、鄧小平由於長期指揮軍隊的資歷地位,無疑都握有實質的最高統帥權。

但是鄧小平之後,江澤民、胡錦濤屬純粹文人治軍,並無從軍經驗,軍隊事務更多要依靠現役軍人擔任的副主席來實施。

尤其是被「九龍治水」架空的胡錦濤時期,一方面,任期內受「老人干政」影響,其前任江澤民在2002年辭去中共中央總書記職位後,仍繼續擔任軍委主席職位兩年,使得胡錦濤在治國理政時心存顧慮,難以施展拳腳;另一方面,胡錦濤任期內還遭當時的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和徐才厚架空,二人涉嫌大開賣官鬻爵、貪贓枉法,最終上行下效,令整個軍中系統烏煙瘴氣。「宋江架空晁蓋」,軍委主席負責制淪為空文,變成了「軍委副主席負責制」。

已經落馬的解放軍原軍委副主席郭伯雄(中)和徐才厚(右)。(資料圖片)

一步步推動軍改 習重塑軍中權威

習近平在十八大後成為中共第五代領導人,在胡錦濤的「裸退」下迅速完成黨、政、軍「三位一體」的接班,在權力集中上更勝於江澤民與胡錦濤兩位前任領導人。但是,面對更進一步的全面改革,樹立政治權威及鞏固權力已然是習近平最迫切的政治需要,而掌握軍權顯然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環。

從2012年11月上台初始,習近平就透露軍改意向;2014年的「古田會議」重新給軍隊立規,這次會議的重點便是要打破軍委主席被架空的「槍指揮黨」,重新確定「黨指揮槍」;2015年11月,中央軍委改革工作會議召開,軍隊改革正式啟動,再到如今被稱為解放軍「最高統帥」及貫穿其中的軍中反腐,包括「擊落」上一屆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不斷「清除郭、徐流毒」、武警部隊在內的人事大調整等,不難發現習近平一步步推動軍改,以及不斷掌握軍權的的清晰脈絡。

習近平主導下大刀闊斧的「國防和軍隊改革計劃」,也被視為中共建政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軍改。如今,解放軍「四樑八柱」已初具雛形,但是如何讓新結構有序運轉,還需要關鍵部門有得力的主官掌控。從十九大前期解放軍高層密集的人事變動來看,具實戰經驗的將領迅速上位,如任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的李作成,便曾參與1979年中越戰爭並被授予「戰鬥英雄」稱號,是為數不多具實戰背景的解放軍上將。7月底舉行的內蒙古朱日和沙場閲兵,也正彰顯了習近平強調的「實戰第一」。

習近平上台後,開啟大刀闊斧的軍隊改革,並強調實戰第一。(資料圖片)

習近平治軍思路:破舊立新

文人治軍終究要看自己的本事,從習近平執政五年來的治軍軌跡來看,可總結為「破舊立新」。首先是「破舊」,這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在軍隊制度架構上,打破過去四總制度和大陸軍主義;二是在人事上,拿下以郭伯雄、徐才厚為首、已經腐化的軍隊高級官員。過去幾年,中共不斷提清除「郭徐流毒」,便是要將通過行賄上來的高級軍官連根拔起,這個過程還在繼續。

其次是立新,同樣包含兩個層面,一是在制度上重新梳理軍區和各軍種關係,強調實戰,盡快助軍隊實現由傳統大陸軍向現代化軍事制度轉變;二是在人事層面,提拔一大批有實戰經驗的將領迅速上位,例如韓衛國,就是在擔任中將剛滿兩年即晉升上將,這一速度在現役上將中最快的,也打破了慣例。這既與一大批「郭徐流毒」的軍官落馬之後,形成的真空期需要迅速填滿有關,也與今天習近平強調要保證軍隊盡快適應現代化戰爭有關。強調實戰第一的軍隊改革,在早前的中印邊境爭端中也體現出了價值。

通過軍中打虎反貪震懾人心,再推動軍隊改革重建制度一勞永逸,習近平在治軍上「破舊立新」重塑軍中權威,文官治軍亦可有所作為。不過,習近平過去五年治軍功績顯然不是一個句號,未來五年才是關鍵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