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 香港01
2017-10-17 18:20
  • 中共十九大將於本月18日至24日在北京召開,及後的一中全會更會產出未來五年的中共領導層。對部分香港人而言,這或許只是中共版的「紙牌屋」,又或是進一步鞏固習近平權力核心地位的派對,因而忽略這場在北京召開的會議對香港政治、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重要意義。

北京火車站,懸掛着迎接十九大的標語。一個值得注意的細節是,十八大期間,宣傳語為「緊密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而十九大到來,標語裏出現了「更加」。(多維新聞)

中共在十八大以來,着力解決胡錦濤、習近平口中的四大危險——精神懈怠、能力不足、脫離群眾、消極腐敗,並提出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命題,也就是我們所稱的「第五個現代化」。在此之上,中共着力推動以「思想建黨」與「制度治黨」為核心的「從嚴治黨」。這一系列的改革中,反腐是重心,但不是一切,更重要的是克服在黨內治理問題上的種種矛盾,直面國際與國內發展新形勢的新問題,告別以往「管一管」、「抓一抓」、「治一治」的模式。中共能走到這一步,也說明了她對國家與政黨發展多年來所累積的實力,充滿自信。十八大收官階段,中共雖然取得卓越成績,但十九大的開局,更需要顯示政策延續性與創新性,以繼續推動從嚴治黨,構建更符合現代治理需要的國家體制,建立「服務型政府」。

上面的這段文字,或許有人只會視之為「黨八股」,毋須認真看待。但大陸執行的體制是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治黨與治國、黨紀與國法之間,密不可分。中共黨內的權力架構與管治理念的因時變革,無不影響香港的發展方向,這一點不容我們忽視。中國人民大學台港澳研究中心教授常樂在〈習近平治港新思維〉一文中,提到五個重點,值得我們在往後的日子持續留意,也為我們觀察十九大與一中全會對香港影響提供分析時足引以參考的視角。

第一是戰略思維。中共行事講求戰略定力,一國兩制與高度自治屬於基本國策,不會輕易搖動。但如何有效執行貫徹國策,則需要不斷因時、因勢而調節。習近平強調道路自信,而這條路是什麼路,則須根據中國實際國情與國際環境變化而制定。同樣,一國兩制要如何執行,也須循此思路思考。常樂說:「對新情況新問題,是無為而治、被動應付、亦步亦趨呢,還是樹立打主動仗、下先手棋、奪回鬥爭的戰略主動權呢?無疑,中央選擇了後者。」對付挑戰一國兩制的內、外部勢力,如港獨,主事香港的新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會否下更強、更硬、更狠的先手棋?還是會張弛並濟?還有統戰工作、特別是與泛民關係如何發展,將很大程度上影響香港在未來五年的政治發展。

第二是創新思維。回歸二十年來,中央對港政策因時而變,經歷了河水不犯井水、有所為有所不為、再到強調全面管治權,是十八大以來北京因應國際時局、國內與香港實況、矛盾,而提出的「治港新思維」變化。政治領域上北京將如何推動香港政制發展,經濟上中央會否給予港府更多施政指示或建議,將左右香港在內部、大灣區、大中華、乃至世界各個場域上的發展方向。舊有模式不能一成不變,不斷圖強革新是中共思考事情的唯一標準,如何回應國內形式上瞬息萬變、精神上始終如一的政策變向,是香港必須深思的課題。

三是辯證思維。我們常聽到大陸官場、學術界在談辯證思維,這個名詞對香港人而言也許不太熟悉,較貼近我們常聽到的說法,可以說是「因時制宜」——這是他們引以自傲的思考方法。在處理香港問題時,他們強調要「精準抓住多對主客觀矛盾因素」,也就是力求正確分析敵對勢力存去、去殖民化失敗而引致的人心未回歸、管治人才匱乏和能力不足、國際局劫持續動蕩、經濟不振、香港發展乏力、社會矛盾多發、泛政治化程度加深、激進分離勢力出現等因素。他們認為這些「危」本身可帶來推進制度建設的「機」,借解決問題而扶正社會,就是他們常說的「危與機本身就是一對矛盾統一體」。新一屆領導人如何判斷香港的「危」,如何因時制宜,也將影響對港政策。

四是法治思維。在香港,除了少數激進分子,不分左中右立場的人均會認同,法治是香港的社會主流價值,港人也多以高度開放、成熟的法治社會為榮。自從中共十八大四中全會通過全面依法治國以來,中央對港工作,特別是處理上述「危」部分的工作,也是以法治為主要處理手段。十九大後,法律化與制度化應該會成為中央處理對港事務的主旋律。香港社會要如何認識這種趨勢,或成中港關係的核心課題。

五是底線思維。中央對港的底線思維,主要體現在「政治」與「法律」兩個環節。前者即是「一國」,後者是憲制框架(也就是憲法與《基本法》的根本規定)。兩者相結合,也就是一國兩制實踐的目的:「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保持香港繁榮穩定。」在過去的五年,我們在連番政治風波中,應該已然充份明白中共維護其底線的決心。十九大後,這種底線思維不會變易,香港人應該更有智慧地處理這個問題。

就以上五點,辯證思維可說是五者的重點,是理解中央思考方式的方便、唯一法門。其餘四點可以說是辯證思維的研判結果,兩者之間屬於統領關係。十九大的五年內,中共將按此原則持續推動制度、思想的建設與深化,香港要在其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就需要明白中共這種思考模式。

回顧十八大收官,在習近平治下的首個五年,香港在研判內、外形勢時連番失誤,導致在政治與經濟發展領域進退失據。面對香港的發展難題,北京有其責任深入分析、探討、拆局。但香港自身更須從審慎研判內外部因素始,重新思考發展的路向。十九大開局,不但對中國而言是個承先啟後的年代,也應香港深入認識一國兩制、展開新一頁的機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