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 投稿
2017-10-24 12:01

文:陳穎柱

中共十九大會有新一代領導層亮相,此前外界諸多猜測,莫衷一是。其實無論從傳統與定制看,中共選拔接班人還在不斷的實踐探索,惟顯明確的是,選拔培養在先與選舉終決結合的形式,是較為肯定的方式。

外界認為的「指定」接班人的傳統,最早源於中共打江山革命戰爭時期,由於戰爭凶險,各職任領導者在緊急關頭,會為自己一旦犧牲,指定替任者,可以說是由來已久的傳統。中共在執政後,高層的更替或多或少仍保留這方式,選人接班往往尊重退位者的舉薦,但也要經組織確認。歷史證明指定並非可靠的方式。中共睿智如毛澤東曾指定的幾位接班人,都不能確立黨內領導地位。

中共重視事業的延續,突出表現在以共青團為人才儲備,從共青團「海撈」各級領導人才,成為習慣做法。外界所說的團派遂由此而來,所謂團派只是源出一脈,並不構成中共黨內獨立的政治派別,亦沒有所謂的「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現象。但是一般而言,從共青團海撈的人才,儘管政治可信,但明顯欠缺從政歷練。

中共在執政後,高層的更替或多或少仍保留這方式,選人接班往往尊重退位者的舉薦,但也要經組織確認。(路透社)

中共其後的做法,重視選拔後在職培養與考察再選拔,頂層接班人由選拔到培養,成材過程往往需要十年左右時間,選中者下放到地方各級政府任職,窮富縣市及省區,都成為考察理政能力的「考場」。通過考察後進入中央領導層,也由中央委員到政治局逐級往上攀。時序決定太長,隔代才是出頭天,因而有隔代指定一說,那麼,隔代指定是否中共政治定制?相信沒此說法。

事實上,中共黨內流行的上位程式是梯隊化程式,第二梯隊、第三梯隊排成接棒序列。梯隊意味着不是單一個人,每個梯隊數人至一群進入上級培養考察選拔中,因此不可能存在隔代指定到個人。何況人總有可能遇上意外,包括政治及人身的意外,多方準備是應有之義。

另外,說得很多的最高層上位的「七上八下」規矩,更加不是定制,就算一度流行黨內,也只是政治潛規則。一歲之差就七上八下,根本沒有站得住腳的理據,尤其中共這樣的治國大黨,不會在年齡一歲或幾歲之差畫死線自綁。唯德唯才唯能才是在位的重要標準,就算因為要阻止謀位的政治紛爭,設置年齡為界的制度,也會保留彈性處理的活門,容許有特例。當然,執政黨終究要吐故納新,頂層領導也不容一色年長者踞位不退,阻止注入新鮮血液。

十九大新一屆領導層,除了老中青共融,會有什麼新面貌,很快揭盅,也順便一窺,習核心對接班體制持何態度,有什麼新意。

延伸閱讀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