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 吳梓楓
2017-10-26 16:00
  • 隨着中共第十九屆一中全會昨日結束,外界聚焦新任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人選。但同日出爐的新一屆共25名的中央政治局委員名單亦相當有看點,當中其中一個明顯的變化是作為上屆的中央政治局委員,且於今屆十九大當選中央委員的劉奇葆與張春賢「出局」了。

  • 《多維新聞》分析指出,這體現出習近平對於領導幹部「能上能下」的用人觀,此番劉奇葆與張春賢均未能「入局」,或表現出習近平「能上能下」所講求的「能者上,庸者下,劣者汰」,已進一步成為中共的重要政治規則之一。

劉奇葆(左)與張春賢(右)今次未能「入局」,或體現習近平「能上能下」的用人觀。(視覺中國)

「能上能下」2015年出台 針對官員懶政怠政

中共中央2015年7月曾發布《推進領導幹部能上能下若干規定(試行)》的新規,要求各地區各部門遵照執行。新規首次對幹部「能上能下」做出專項規定,明確幹部「下」的6種渠道,包括到齡免職(退休)、任期屆滿離任、問責處理、調整不適宜擔任現職幹部、健康原因調整和違紀違法免職。

按照中共官場以往慣例,官員的履歷只有不斷上升的趨勢,大部分官員在觸碰到仕途天花板後,只會在相同級別崗位之間調動,直至到齡退休。最多只會因為從所謂「實權部門」調往平級的「冷衙門」,才會被外界分析為仕途失意,但過程中並無任何降級。

而自中共十八以來提倡的整風、反腐政治形勢下,內地官場不正之風雖有所收斂,但亦因此引伸出官員不作為、懶政怠政的現象,成為困擾中共的新隱憂。因此,外界認為新規當時的推出頗能為此對症下藥,而據官媒《人民網》今年4月的數據,十八大以來,至少已有20名省部級以上官員被降級。但此前對於官員的降級處理,一直均未涉及像中央政治局這樣的中共權力高層,因此十九大後劉奇葆與張春賢未能繼續「入局」,可解讀為「能上能下」的規定已全面覆蓋中國政壇。

延伸閱讀

張春賢治疆多年,期間新疆的恐怖襲擊時有發生。(新華社)

劉、張「出局」 其來有自

劉奇葆與張春賢目前均是64歲,兩人都在十八大上晉升為中央政治局委員。過去5年間,劉奇葆是中宣部部長,而張春賢則先是治疆大員,後調至中共中央黨建領導小組任副組長,再按照中共官場「七上八下」的說法,兩人在年齡上、履歷上均完全足以再當選新一屆的中央政治局委員,但最終事與願違。

綜觀兩人過去5年的工作,不難發現兩人未能「入局」的原因。其中由劉奇葆所執掌的中宣部,是過去5年間被外界詬病最多的中共部門,外界批評其輿論治理手段陳舊落後、跟不上習近平的思路、意識形態宣傳昏招疊出、理論創新能力嚴重缺位,甚至有聲音更指中宣部成了習近平的「高級黑」。

至於張春賢在2010年起就出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其後在中共十八「入局」後仕途亦一度被外界看好。張春賢治理新疆的政策,似乎亦不被當局贊同。張春賢主政期間,新疆地區矛盾一再惡化,恐怖襲撃不時發生,例如在2014年兩會前夕發生的昆明火車站暴力襲擊事件,就令張春賢所謂的「柔性治疆」策略大受質疑。

而在去年兩會前夕,由新疆政府主管的無界新聞網,在網上轉發了一封要求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儘管網站和網管部門事後已緊急撤下報道,但有關截圖還是被海外轉發,造成了重大的政治影響,這事亦讓張春賢的仕途蒙上陰影。張春賢其後於去年8月從新疆一把手的位置上調離,離開公眾視野。

(多維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