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 李俊杰
2017-11-01 19:17
  • 中國武警向來由中央軍委及國務院(公安部)雙重領導,導致編制向來都存在很大的灰色地帶,是軍是警一時也難以說清。前中央政治局委員周永康憑着其中央政法委書記的身份,透過公安部間接控制着接近一百萬的武警;周永康等前中共高層於上月被指涉及「陰謀篡黨奪權」,相信亦與周永康手握武警的指揮權有關。

  • 時至今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了「關於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改革期間暫時調整適用相關法律規定的決定(草案)」(下稱《草案》),其中武警部隊的指揮管理權收歸中央軍委,同時也是對政法委的直接削權。

前中央政治局委員周永康憑着其中央政法委書記的身份,透過公安部間接控制着接近一百萬的武警。(路透社)

早前被指「陰謀篡黨奪權」的前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曾被外界廣傳利用武警部隊對時任中共總書記的胡錦濤發動「3.19政變」。由於當時武警部隊一直由時任政法委書記的周永康掌控,當時周永康為了搶奪薄熙來案的關鍵證人富商徐明,遂在2012年3月19日晚調動大批武警部隊包圍新華門及天安門,胡錦濤當時立即調動38軍入京,雙方一度對峙,武警部隊最終繳械,而周永康亦於其後失勢。

武警此前由國務院、中共中央軍委統一領導,各省份公安機關分級管理、指揮,以致地方政府公安系統(政法系統)對武警事務有較大的話語權。按照中國此前頒布的《中央軍委關於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的意見》,武警改革是中國軍改十大任務之一,排位第九。

隨着《草案》的發布,武警部隊在今後從以往的「由國務院、中央軍委雙重管理」調整為軍委管理,今後武警部隊也不再是「軍警不分」調整為「軍是軍」。從目前的時機上看,這意味着武警部隊的總部機關改革已經完成。「脖子以下」的改革已經展開。

最直接的結果是,未來地方政府不再擁有對武警部隊兵力指揮及調動之權力,而地方及中央政法委亦不能再透過控制公安部門,而在背後指揮武警,這可視為對政法系統的削權。

延伸閱讀

從制度層面革除周永康時代「公安部部長兼任武警部隊第一政委、黨委第一書記,各省武警總隊也由省公安廳長兼任第一政委、第一書記」的局面,避免造成武警部隊的分權局面。中央政法委書記再難憑着手握武警大權,在中共總書記的控制範圍外,形成第二個權力中心,京畿的安全得到從一步的提升。

武警一度被認為是內地的重要軍事力量。(視覺中國)

現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武裝警察法》規定,人民武裝警察部隊由國務院,中央軍事委員會領導,實行統一領導與分級指揮相結合的體制。調動,使用人民武裝警察部隊執行安全保衛任務,應當堅持嚴格審批,依法用警的原則。具體的批准權限和程序由國務院,中央軍事委員會規定。

早在上月初,「人民武警」微信公眾號的消息已顯出端倪。據報,武警部隊機關在新體制編制下,已經由原三大部改為五部委,即參謀部、政治工作部、後勤部、裝備部及紀委,這與中央軍委於2015年軍改前的四總部頂層設計無二致(中央軍委於軍改前的四總部分別為總參謀部、總政治部、總後勤部及總裝備部)。這意味着武警部隊的頂層設計已調整完畢,未來改革將全面推進。

武警正式被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收編」。(新華社)

官媒報道《草案》時指出,武警部隊改革的主要任務和重點是,「強化黨中央和中央軍委對武警部隊集中統一領導,堅定貫徹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負責制」,按照「軍是軍,警是警,民是民」的原則,調整武警部隊指揮管理體制,優化力量結構和部隊編成,實現領導管理和高效指揮的有機統一,同時調整職能任務,警銜制度,保障體制,部隊部署和兵力調動使用制度。

武警在納入中央軍委的直接領導後,武警將不再是「軍警不分」,很多警種職能將會剝離,成為「軍」。優化力量結構和部隊編成「則意味著機構精簡,推動部隊由數量規模型向質量效能型轉變」,原本歸屬武警部隊的黃金、森林、水電、交通等部隊是否還在武警體制內則值得關注。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