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 投稿
2017-11-24 12:01

文:李雋樂、林德欽

近月有不少有關汪洋於人民日報發表以〈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為題的署名文章的第三段(4)中「探索建設自由貿易港」的議論,水平很高,筆者獲益良多。可筆者同時認為大部分議論對「自由貿易港」中的傳統運輸角色,要麼過於強調,要麼過於淡化,且後者多於前者。當然,或許〈推〉文本身受篇幅所限,對於自貿港的說明比較簡略而導致解讀不一。

顧名思義,自貿港的原型通常是透過稅務優惠,輔以先進的基建、便利的行政、完善的周邊配套等基礎條件,來刺激商品、服務及資本的進出口。在這種傳統觀點下,貿易總量或港口利潤等硬性指標就自然成為衡量一個自貿港是否達到國際級的標準。當然這種觀點屬於少數,因為稍有常識都知道,憑藉經濟總量與國家體制,如果欲建造全球最大、經濟總量與性價比最高、從而超越和取代新加坡與香港等傳統自貿港的超級自貿港,中國很多年前早就做到,不會有今天的官方宣言。順帶向香港的朋友一提,香港作為港口的地位會相對下降但不會完全被取代,因為看來這並不是國家的計劃。

相反,更多的議論把自貿港作用無限誇大,將其提升到國家未來的工商業中心,倒逼國內企業提升及轉變,甚至為國家商業制度改革做帶路人等高度。不是說這些目標不重要,也不是說自貿港沒有對這些目標作出貢獻,自貿港的主體任務仍是其輻射作用,是達到以上目標的其中一環。所以鑑定一個自貿港是否屬於世界級還是以自貿港自身的作用為標準。

新加坡、香港等地的自貿港賴以為生的基礎,就是為企業提供服務和便利。(視覺中國)

這個標準其實就是「附加值」,為進/出國家的本/外國企業提供服務和便利,而這些相關服務所帶來的利潤也正是新加坡、香港等地賴以為生的基礎,比如英美企業對中國商法不熟悉,香港能夠提供貿易法裡面普通法與歐陸法之差別方面的諮詢,外派僱員也能夠工作及居住在一個行走普通法,英語使用率相對較高的地方。隨著「一帶一路」的發展,這種「水土不服」的外企會越來越多,中國也需要創造更多不同特色的自貿港為外企提供服務或幫助本土企業走出去。而這並不是甚麼新鮮概念:中亞有喀什、河口對著越南、台商聚居於中國東南幾個地方,中俄邊境也有幾個直接貿易的邊境城鎮與對準中/俄市場的工業重鎮。更重要的是,適合自貿港的政策與法規不一定適用於全國,所以設立多個不同類型的自貿區才是最靈活與經濟收益最大化的方法,與企業為自己產品差異化的道理一樣。

作為總結,筆者認為:硬件配套做好後,把一個擁有天然地理條件的港口城市提升至國際級自貿港,關鍵還是要培養和吸引法律、物流、金融、語言文化等相關的專才和企業的集散地,從商品抵港到進/出國提供一站式服務。

 

【編按:作者李雋樂為澳門城市大學商學院高級講師,林德欽為澳門城市大學商學院助理教授。】

延伸閱讀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